【云南中青国际旅行社】 Tel:0871-63338881,63338882  Email:kmtrip@gmail.com
云南旅游|简体中文|繁体中文|English
云南旅游地区频道: 昆明 大理 丽江 西双版纳 香格里拉 怒江 德宏 保山 曲靖 红河 楚雄 玉溪 思茅 昭通 文山 临沧
散客纯玩游 || 散客精品游 || 经典风光游 || 摄影创作游 || 深度体验游 || 高尔夫旅游 || VIP尊享游 || 包车自由行

纳西族

居住在丽江宁蒗永宁地区纳西族的一个支系――摩梭人至今仍保留着“阿夏”走婚制和系家庭的残余。所谓“阿夏”、“阿注”在摩梭语中是“亲密的朋友”。种婚姻的特点是:男不娶,女不嫁,夫妻各自在自己的母亲家里,结交阿注没有实质上济联系。男子夜间到女家走访、住宿,以也称“走婚”。白天回到母家,他们所生的孩子归女方,父亲没有义务抚养孩子,他抚养的是自己的外甥,而他的孩子又由女方家的舅舅抚养,当然在农忙季节,如果女方家需要,男方也可以前去帮忙。

阿注婚姻完全建立在爱情之上,在生产劳动和日常生活中,男女双方一旦产生了爱情,就可以结交为阿注关系,这种关系不受任何章程和任何人的限制和干涉,完全以双方的情感来维系,一旦双方发现感情不合,就可以自行解除,另寻更适合自己的情人。人的一生中有的只有一两次阿注关系,也有的有几次或更多次的阿注关系不等。这种阿注婚姻,促成并巩固了以母亲为核心的血缘大家庭。在长期的阿注婚中,婚姻形态也由分居向同居转化,就是双方不再各居母家,而是共同生活在男女某一方的母家。随着社会的发展与进步,今天摩梭人大多数是一夫一妻制,“阿注”婚姻已在减少,随之而来的将是母系家庭的逐步解体,“阿注”婚姻将成为历史。摩梭人的“阿注婚姻”被民族学家喻为“人类社会家庭婚姻发展史的活化石”,其家庭组织和婚姻形态越来越受到国内外有关学者的关注,同时也吸引着众多的旅游者。

纳西族恋爱:

纳西族青年男女由于恋爱自由,因此,婚前大多数有了自己的意中人和心上人。但是根据传统婚姻,得由父母来包办,而父母又讲究门当户对等,因此,不征求子女意见,不让有情人成眷属的情况时有发生。这种现象尤其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特别突出,因此,父母不同意结婚的恋人往往采取逃婚和徇情的方式表示反抗。有的相约逃到偏僻的地方去隐姓埋名,安家落户,待若干年后再返回原籍;有的干脆就永远定居在外,不回原籍;有的反抗方式更为惨烈,即双双殉情。殉情的方式有跳水、滚山崖、自焚、自缢、服毒等。他们相信,人世间不能成婚,只有死后到“玉龙第三国”永远相守,才能有美满幸福的生活,这种情况,直到20世纪五六十年代还时有发生。随着历史的变迁和人们观念的改变,现在,纳西族青年男女的婚姻完全由父母包办的状况有了很大的改变,逃婚和殉情已成了令人喟叹的历史。

聚居在丽江地区宁蒗彝族自治县泸沽湖的摩梭人,其婚恋习俗带有明显的母系制特点。男女双方建立婚姻关系后,各居母家,分别属于两个家庭,终身如此。这种婚姻关系在当地称为走婚,又被称为阿厦(摩梭语,意为伴侣)婚姻。通常是男子夜晚到女子家住宿,次日黎明时返回自己的母家,与母家的家庭成员一起生产和生活。所生子女由女方家抚养,在传统习惯上男子没有抚养子女的义务和责任。这种婚姻关系结合自愿,解除自由,维持时间的长短视男女双方的感情而定,有的几个月,有的数年或几十年,有的一辈子都保持。这种婚姻关系的男女双方虽不在同一家庭,但都是建立在爱情生活基础上的。这种婚姻没有法律的保障,完全靠感情和传统的道德观念去维护。只要男女双方不愿再做阿夏,不需办任何手续就可以解除这种婚姻关系。双方分手后,男女双方都可以去结交新的阿夏,任何人都不会去干涉和提出异议。

摩梭男女一般到了十八九岁,就开始结交阿夏。他们主要通过劳动、节日、庙会、赶街等活动来物色对象,以求建立阿夏关系。

他们结交的方式常见的有:如果一方喜欢上另一方,就可以抢对方的一件东西作为试探,如果对方默许,甚至热情相待,就是表示同意,双方从此就可以结交成阿夏了。如果对方态度严肃,要求归还抢走的东西,那就表示不同意,这一方就只好作罢。

以歌声结交阿夏,这在阿夏婚姻中占有重要地位。这种结交方式尤其受到青年男女的喜爱。青年男女在喜庆节日,田间劳动、上山砍柴、下湖捕鱼或夜晚聚会时,都会唱起优美动听的摩梭情歌来寻找和试探意中人,结交阿夏。因此,在摩梭地区,这种阿夏情歌非常丰富,也非常精彩,常常引起文化工作者和游客们的极大兴趣。

投石试探也是结交阿厦门的一种方式。每当夜幕降临,小伙子会悄悄来到自己喜欢的姑娘家屋家,捡一块石子扔到姑娘住的木楞房上,然后耐心地等待和观察动静。姑娘听见石子落在房顶上的声音,知道有小伙子来拜访,便透过窗户和门隙去观看,当觉得小伙子中意时,便热情地打开房门让小伙子进来。如果姑娘不愿意,就不会去开门。小伙子左等右等,见没有动静,只好作罢。

跳锅庄结交阿夏:青年男女聚会时,喜欢围着篝火跳锅庄。熊熊的火光中,青年男女围成一圈,边唱边舞,尽情地欢乐,这时候,准备向姑娘求爱的小伙子会突然插到姑娘边,一边跳舞,一边用拉着姑娘的手一松一紧地变化着力度,让姑娘被拉的手感受到爱的信息。姑娘心里明白,如果她也喜欢小伙子,愿意和他结为阿夏,她的手也会用一松一紧的力度变化来回应小伙子,如果姑娘不愿意,就不会有任何反应,仍旧跳她的锅庄,小伙子几次求爱不成,就只好另外物色对象。

男女双方通过各种方式和途径结交为阿夏后,起初是秘密的,随着时间的推移和感情的加深,两人之间的关系就会逐渐公开。到了阿夏关系比较稳固时,男方到女方家时,可以与女方的家庭成员闲谈,农忙时帮女方家做农活,逢年过节时给女方家送点礼物,或可以给子女一些钱物等。摩梭人的传统习俗规定,凡五代以内的直系亲属的后裔禁止结交阿夏,此外都可以结交,且不受等级、民族的限制。

解除阿夏婚姻的方式很简单,只要女子闭门不纳,或男子不再登门访宿,以及捎个口信给对方,阿夏婚姻就算结束了。也有阿夏关生活费发展为男女双方正式建立家庭和正式结婚的,但这在摩梭人中毕竟只是少数。

纳西族婚俗:

结婚前一天,新郎家也是一片忙碌,布置沿房堂屋,扎搭彩棚,到处张灯结彩,写贴婚联等,同时要杀猪宰羊,挂一红纸或纸绸裹扎的筛子,上插三枝柳箭,并写“麟麟在此”四字。以阻白虎。新床由媒人和新郎佼母安置,并请一祖父母、父母健在的小男孩当晚陪新郎睡在新床上压床。

第二天,新郎由媒人、亲友等陪同,前去女方家接亲,并备一空轿或马匹,在归来时让新娘乘、骑,同时带去酒席两桌和其他部份礼品。到达女方有门口时,接亲的队伍高奏喜乐,连奏三次后,女方的大门敞开,接亲者才得以进入,随后受到热情的接待。一般在午时前后,男方接亲的女伴把新娘抱入轿中。这时,新娘使劲挣扎,一副不愿去的样子。经安慰和劝说,才告别父母和亲友,由舅舅、叔叔、妹妹等陪同乘轿或骑马上路。

新娘来到男方家门口,可男方家的门是关闭的。这时,送亲的人们在门口讥唱纳西调子,让男方家开门,金驼子来不来?银驼子来不来?女方家的人在门外唱道:“金驼子来了,银驼子来了,快快开门。”一番对唱后,大门开了,新娘新郎要双双从红纸糊的马鞍上跨过去,才能进入大门。这时,东巴要念经,同时在新娘的脑门上点几滴酥油或泼点清水,表示新娘已是男方家的人了。

新娘进屋后,要送公婆各一双鞋。这时,送亲者故意把新娘送给新郎的鞋丢到新床底下的深处,让新郎弯腰将芏捡出穿上,这种习俗称为换脚鞋。接着举行拜堂仪式。新郎新娘先拜天地,祖先和公婆,再拜见家族中的长辈,接着夫妻互拜。拜堂时,新娘手握盐巴,新郎手持一个茶水罐。拜毕,新娘要象征性地看一下陪嫁的红柜,锁上后把钥匙随便在红柜一丢,孩子们顿时争抢起来,因为夜班抢到角匙,谁就可以向新娘赎喜糖。

傍晚晚时分,在新房里摆上由女方家带来的酒席,新娘新郎由几个孩子陪同共进晚餐,其余宾客则由男方家盛情宴请。晚上,青年男女可以去闹房,可以欢聚在一起跳纳西舞,纳西东巴们则一刻不停地唱(结婚调),充满了热烈、欢腾的气氛。这一天,女方家也同时宴请亲友,请东巴唱(嫁女调)。

第二天,婆婆要亲自端来并喂新媳妇一碗莲子粥,一碗面条,以示对新娘的关心。这一天,还要举行认亲仪式,即把男主家族中的人全部请来,按长幼顺序,让新娘一拜见。长辈们也向新娘致以祝福,并送新娘见面礼物。

第三天为回门。新郎新娘要带礼物回到女方家。一一拜见女方的父母、舅舅、叔叔、伯伯等长辈,并同他们共同进餐。按习俗,不管路途多远,新婚夫妇要当天返回男方家。

第四天,新娘由小姑等陪同,上街买鱼、葱和松明等东西,分别表未鱼水之情、照亮前程和孩子聪明等含义。婚礼结束后,还要举行送喜神的仪式。

如果你到丽江去旅游,千万百万莫错过了参加纳西族婚礼的机会。

纳西族节日:

“三多”节,又称“二月八庙会”,是纳西族的传统节日。三多神是纳西族的本主神灵。庙会期间,人山人海,香烟袅袅,且时值初春,山茶盛开、樱花绽蕾,其气氛之热烈,场面之壮观,实为丽江所有庙会之首。参加祭天或“三多节”的人,事前要净手,并要跨过由杜鹃枝等燃起的烟火堆,以示除秽。

纳西族礼仪及禁忌:

纳西族是个极重信用且讲义气的民族,一般不计较客人因无知而产生的过失,但很看重平等与信用,所以在与他们交往时有什么要求最好能直接说明,不可欺瞒哄骗。

在会客和饮食场合要注意坐姿端正,忌高声喧哗、猜拳行令、说粗话,不要踩踏饭桌横档,在有老人的场合,不可高跷二郎腿。当主人敬烟酒、盛饭时,宜用双手相接,并表谢意。

吃饭时忌敲碗筷,忌翻菜,忌接连不断地夹菜。一般夹菜时要招呼旁人一起动筷,夹一次,停一会,待上一口下烟后再夹第二箸。鸡头应让年长者享用,鸡爪不能给小孩吃(纳西族认为吃鸡爪的小孩将来写字手会发抖)。

主人盛饭时,要主动提出自己需要的饭量,不要在碗底留剩饭。如果坐“二人凳”,起立时要关照旁人坐好,防止旁人翻翘跌倒,有碍观瞻,也会造成伤痛。共同进餐时,若已经吃完饭,最好陪旁人一会。若想提前离席,要招呼别人“慢请”。

进纳西人家时,不可打主人家的狗,不可当着主人或客人的面打骂小孩,不要主动进入老人和女人卧室。在泸沽湖地区,不得随意进入姑娘的“花楼”,不要询问“阿夏”的情况。不得在家中唱情歌,吹口哨(认为会招引鬼魂)。公公不得进入媳妇的卧室。傍晚不扫地,客人在座不准扫地。不得在客人离去时马上关门,应送客人至大门外。不宜在大庭广众晾晒女性内衣裤,不可将裤子、裙子晾晒在主人进出的通道上方。

在纳西族地区你不必因为一句随口而出的邀请便贸然进入婚宴,亦不能因为主人的“谢绝”而错过吊丧的机会。因为对纳西族来说,灾难和悲哀时刻得到的帮助将是友情最可靠的基础,甚至可以消除平时的积怨。反之,如果你只知在喜庆时道喜,不知在悲痛时慰问,将被看做是虚假的或一般的朋友。

一般来讲,探视病人忌谈死的话题;满月客对婴儿忌说“漂亮”、忌说“重”(因纳西风俗在装殓死人时兴说漂亮,对无生命的东西才说重),可用“健壮、英武”之类词语;对新娘子或女性多用“贤惠、能干、俊俏”等语。孝男孝女不参加婚礼。

纳西族对生育较为重视,其中“实客”礼仪较为独特:当主人家的婴儿出世的时候,第一个偶然进入该家庭的成员即称为“头客”。这时候,无论这个别是男女老少,远近亲疏,都要当贵客接待。主人家首先要舀瓢洁净的冷水(幸福水)请幸运的头客喝,以此祝福母子平安、健康幸福,然后主人再煮米酒鸡蛋款待头客。